您所在的位置:中药>正文

《玉林市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条例》1月1日正式实施

聚行业--中药 微信   作者: 美丽玉林乡村建设  2018-01-02 17:08

中药-全文略读:目前,九洲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已上升到国家层面,列入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中的跨地区生态补偿试点,九洲江旧貌换新颜指日可待。玉林市人大常委会为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立法的开拓之举,为推进玉林市生态文明建设和法治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为贯彻新发展理...

导读

2018年1月1日,备受关注的《玉林市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条例》正式实施。这是玉林市人大常委会获得立法权后制定的第二部实体性法规,也是将生态环境纳入地方立法和法治范畴先行先试上迈出的实质性步伐。这意味着九洲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和建设有章可循有法可依。

美丽玉林乡村建设


作为一部地方法,缘何如此受到各界关注?市人大常委会又是怎样推动政府部门加大对九洲江流域水质污染治理力度、并最终进入立法轨道的?近日,记者通过深入采访,了解《玉林市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条例》出台的故事。


九洲江污染:不得不说的旧事


九洲江是一条粤桂跨省区独流入海的重要河流,发源于桂东南的云开大山,流经两广20多个乡镇,全长168公里,流域面积3337平方公里。九洲江同时也是广东鹤地水库的主要水源,该水库承担着雷州半岛97333.38公顷农田灌溉和近400万人口生产生活用水供水任务,被当地人誉为“大水缸”。


▲九洲江(资料图片)


近年来,随着九洲江流域的人口、养殖业、工业密度迅速增长,污染源不断增加,流域生态遭到破坏,水质持续恶化,严重影响着下游700多万人口的饮用水安全。数据显示,九洲江整治前,陆川县良田镇文车桥粤桂交界处水质断面整体属五类水,枯水期其水质达到劣五类水,基本上无法使用。


家住九洲江重要支流——圭地河畔的博白县文地镇文地村村民黄祖纯回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圭地河清澈见底,村民经常下河游泳、挑水喝。但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河水开始发生变化,河面经常漂过死猪、死家禽,臭气熏天。“我们都盼着政府早日整治,还我们一条干净的母亲河。”黄祖纯说。


“陆川、博白两地经济长期欠发达,当地的企业和群众追求投资少、见效快的短期经济效应,一拥而上发展养殖业。而当时相关的法律法规不完善,在规范管理和引导方面力度也不足,导致九洲江水质污染愈演愈烈,下游群众意见很大。”采访中,陆川县良田镇一位干部对记者坦言。


发展经济与环境污染似乎成了不可兼得的鱼与熊掌。如何破解两者的矛盾?一道坎,横在了九洲江两岸群众心里。


江河治污立法:

群众的呼声社会的期盼


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九洲江水质污染问题开始跃入粤桂两省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的视线。2013年8月,两省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在南宁召开座谈会,决定联手治理九洲江,全面打响了九洲江流域综合治理攻坚战、持久战。


玉林市人大常委会面对如此重大的民生问题,面对群众的迫切呼声,自然责无旁贷。


图为广东廉江安铺高墩水闸处,九洲江从这里分支、分流,一条河流向营仔出海,一条河流经安铺入洋,当地群众称之九三角(资料图片)


2014年2月,玉林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召开,收集到代表联名提出的议案共24件,其中生态环保类11件,占45.8%。记者查阅这些议案,有相当部分指向九洲江的环保问题,例如来自陆川县、博白县的陈前驱、黄祖东、王一锛等代表提出了《关于建设九洲江沿岸生态示范体系》、《关于加大力度整治养殖污染》、《关于推行农村生活污水、养殖粪便排污强制管理》等议案。


代表的议案就是人民的心声。


2014年4月,经过深入调研,玉林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作出了《关于加大力度整治农村养殖污染的决议》,对禽畜养殖和环境整治工作提出了目标要求,并提出要将九洲江流域作为农村养殖污染整治的重中之重来抓。


为让决议真正落到实处,玉林市人大常委会多次组织人大代表开展九洲江沿江沿线环境治理专项视察,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及时督促整改;认真听取和审议政府对落实决议情况的汇报,要求政府加大整治力度;以“美丽广西·清洁乡村”为契机,组织开展城乡环境治理工作监督,推动九洲江污染治理深入开展;对九洲江治污进行执法监督,对推进工作不力的部门进行问责;组织媒体开展玉林环保世纪行宣传活动,把人大法定监督、新闻媒体舆论监督和群众监督有机结合,强化监督力度和效果。


图为九洲江汇入北部湾出海口处的廉江市安铺镇久渔村段(资料图片)


为了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并立足长远,建立生态环境保护的长效机制,2015年7月,玉林市人大常委会获得立法权之后,马不停蹄地启动九洲江流域水质的保护立法工作。


2016年9月20日,玉林市四届人民政府第七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玉林市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条例(草案)》;9月30日,玉林市人民政府提请市人大常委会审议该《条例(草案)》。随后,玉林市人大常委会多次组织专家对该《条例(草案)》进行调研、论证、听证及修改。


2017年6月26日,玉林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对该《条例(草案)》进行了审议(三审)并表决,常委会组成人员全票通过了该《条例》。10月20日,玉林市人大常委会发出公告,《玉林市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条例》经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批准,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


法治与环保同行:

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在玉林市人大常委会以及各级人大代表的不懈努力下,通过人大监督、政府推动、部门落实的工作机制,两广联动、多管齐下,积极推进九洲江的系统整治,掀起一场环保风暴。


以博白县文地镇为例,圭地河两岸是博白县养猪量最大的地区,猪存栏量一度达到31万多头,部分猪场的直排严重污染水环境,断面监测水质为劣五类。在各级人大代表的监督下,当地大力抓好猪场清拆工作,共清除圭地河200米范围内存栏11头以上猪场179家,拆除猪舍面积近10万平方米,处理生猪近3万头。同时,着力抓好“高架网床”等养殖治污技术运用,建成文地镇污水处理厂并投入运营,还投入6000多万元,引进有资质企业进行第三方治理。


▲图为九洲江汇入北部湾出海口处的廉江市安铺镇久渔村段(资料图片)


养殖业关系农民增收,工业关系就业和经济增长,九洲江的污染治理,难免会对地方经济造成影响。为此,在治污的同时,玉林市人大常委会注重推动政府部门加强引导,促使养殖业向种植业转移,传统养殖业向生态养殖业转变,进行产业调整,发展绿色经济,并积极开展生态建设。如陆川县良田镇文官村,引导养殖户转型种植中药材,目前共种植橘红1000多亩,村民人均实现年增收1800多元。


截至目前,玉林市共筹集到位资金17.2亿元用于九洲江生态环境治理,九洲江流域水质污染得到较好控制。2017年1月至12月,九洲江石角桂粤交界处断面水质在全年降雨量偏少的情况下,仍然全部达标(达三类标准以上)。


记者近日在九洲江沿岸走访时看到,两岸植被茂盛,鸟语花香,江水一片碧绿。


“感谢玉林,帮我们把‘大水缸’洗得干干净净!”近日,玉林市人大代表团在访问邻居--广东省湛江市时,谈到九洲江治理,湛江市人大的相关负责人有感而发。据了解,现在的鹤地水库湖水蔚蓝,空气清新宜人,已成为当地著名的旅游景区。


目前,九洲江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已上升到国家层面,列入了《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中的跨地区生态补偿试点,九洲江旧貌换新颜指日可待。玉林市人大常委会为九洲江流域水质保护立法的开拓之举,为推进玉林市生态文明建设和法治建设积累了宝贵经验,为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玉林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信息来源:玉林日报)

84
标签: